<acronym id="kkiko"><center id="kkiko"></center></acronym><acronym id="kkiko"><center id="kkik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kiko"><center id="kkik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kiko"></acronym>
快速導航

招生辦電話:027-86646545

咨詢QQ:1905985819

當前位置:武漢大學自考招生網 > 校園風光 > 懷念永遠的珞珈精神

懷念永遠的珞珈精神

來源: 武漢大學自考 發布時間:2011-06-22 10:18 點擊數:

當我想起珞珈校園生活,尤其回憶起在廣播臺的日子,思緒一下子就回到四十六年前——那個風云變幻、激情燃燒的歲月。

一踏入武大校園,對周圍的一切頓感陌生和新鮮,而至今依然令我難以忘懷的,就是開學后的一天,政治輔導員李漢昌老師通知我:組織上決定我到學校廣播臺擔任機務工作。我聽了既興奮又緊張。因為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意識形態里的階級斗爭是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的,一切服從政治的需要,宣傳、輿論陣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我竟可以到廣播臺工作,說明組織上是信任自己的。我懷著這樣的心情到了廣播臺機務組。溫瑞陽師傅向我們新機務員提出了殷切期望,他特別強調了兩點:“做好廣播臺的機務工作,一要準時,二要準確。”隨后由黃紫嶺給我們新機務員詳細講述了在播音過程中的各項操作要領。

真正考驗的時刻到來是在1964年深秋,我和譚兆良(化學系1962級校友)第一次值班。早上六點,我和他守在機務室,逐一檢查了各個播音設備、線路。檢查完畢,我望見播音間里播音組的嚴煤(化學系1963級校友)手拿話筒向我微笑著,指了指桌上的鬧鐘。譚兆良不慌不忙地打開擴音器,一陣悠揚的樂曲響徹珞珈校園的上空,預示著一天的學習、工作開始了。六點三十分,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新聞和報紙摘要節目準時轉播。整個播音過程,我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的每一個動作,希望全部記在腦子里,熟記于心。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第一次播音終于結束了。

然而,更大的難關還在后面等著我。自己單獨操作的時刻來了,由于緊張,我的手心沁出了汗珠,此時,我聽見譚兆良在旁邊輕聲說:“不要緊張,按規定的程序去做。”我的心立刻像注入了強心劑,慢慢地鎮定下來,按照老機務員教的操作要領,從頭到尾演練了一遍。好不容易“熬”到播音時間結束,我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此時,譚兆良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從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種熱切的期望。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一年過去了,在1965年一個深秋的夜晚,我忙完了一天的播音,正準備填寫值班記錄。這時,溫瑞陽師傅到廣播臺來了,高興地對我說:“這一段時間的工作做得不錯,錄音的技巧你比其他人進步得快。還帶出了兩位新人。”我知道溫師傅性格內向,從不輕易贊賞一個人,這幾句話是對我一年來辛勤勞動的肯定。

幾十年過去了,我悟出其中道理:舍得付出,才有收獲。

我在廣播臺的日子不算太長,但是,她留給我的記憶,卻是終生難忘的。盡管四十年過去,但廣播臺的聘書我一直保留到今天,那是我人生的第一份聘書,也是我人生非常值得珍惜的財富。武漢大學廣播臺是一個團結、奮進的集體,在廣播臺工作的每一個人,都有一種不畏艱難、認真完成每一次播音任務的精神。這種精神激勵著我,幾十年來一絲不茍地做好自己負責的每一項工作。

我想,這種精神就稱之為“珞珈精神”吧。

 

 


如果您對“懷念永遠的珞珈精神”還有疑問,可立即咨詢武漢大學自考招生網的客服老師:點擊咨詢
校園風光
學校首頁 招生專業 自考簡章
成考簡章 常見問答 網上報名

懷念永遠的珞珈精神

來源: 武漢大學自考   點擊數:

發布時間:2011-06-22 10:18

當我想起珞珈校園生活,尤其回憶起在廣播臺的日子,思緒一下子就回到四十六年前——那個風云變幻、激情燃燒的歲月。

一踏入武大校園,對周圍的一切頓感陌生和新鮮,而至今依然令我難以忘懷的,就是開學后的一天,政治輔導員李漢昌老師通知我:組織上決定我到學校廣播臺擔任機務工作。我聽了既興奮又緊張。因為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意識形態里的階級斗爭是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的,一切服從政治的需要,宣傳、輿論陣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我竟可以到廣播臺工作,說明組織上是信任自己的。我懷著這樣的心情到了廣播臺機務組。溫瑞陽師傅向我們新機務員提出了殷切期望,他特別強調了兩點:“做好廣播臺的機務工作,一要準時,二要準確。”隨后由黃紫嶺給我們新機務員詳細講述了在播音過程中的各項操作要領。

真正考驗的時刻到來是在1964年深秋,我和譚兆良(化學系1962級校友)第一次值班。早上六點,我和他守在機務室,逐一檢查了各個播音設備、線路。檢查完畢,我望見播音間里播音組的嚴煤(化學系1963級校友)手拿話筒向我微笑著,指了指桌上的鬧鐘。譚兆良不慌不忙地打開擴音器,一陣悠揚的樂曲響徹珞珈校園的上空,預示著一天的學習、工作開始了。六點三十分,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新聞和報紙摘要節目準時轉播。整個播音過程,我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的每一個動作,希望全部記在腦子里,熟記于心。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第一次播音終于結束了。

然而,更大的難關還在后面等著我。自己單獨操作的時刻來了,由于緊張,我的手心沁出了汗珠,此時,我聽見譚兆良在旁邊輕聲說:“不要緊張,按規定的程序去做。”我的心立刻像注入了強心劑,慢慢地鎮定下來,按照老機務員教的操作要領,從頭到尾演練了一遍。好不容易“熬”到播音時間結束,我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此時,譚兆良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從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種熱切的期望。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一年過去了,在1965年一個深秋的夜晚,我忙完了一天的播音,正準備填寫值班記錄。這時,溫瑞陽師傅到廣播臺來了,高興地對我說:“這一段時間的工作做得不錯,錄音的技巧你比其他人進步得快。還帶出了兩位新人。”我知道溫師傅性格內向,從不輕易贊賞一個人,這幾句話是對我一年來辛勤勞動的肯定。

幾十年過去了,我悟出其中道理:舍得付出,才有收獲。

我在廣播臺的日子不算太長,但是,她留給我的記憶,卻是終生難忘的。盡管四十年過去,但廣播臺的聘書我一直保留到今天,那是我人生的第一份聘書,也是我人生非常值得珍惜的財富。武漢大學廣播臺是一個團結、奮進的集體,在廣播臺工作的每一個人,都有一種不畏艱難、認真完成每一次播音任務的精神。這種精神激勵著我,幾十年來一絲不茍地做好自己負責的每一項工作。

我想,這種精神就稱之為“珞珈精神”吧。

 

 

Copyright 2009-2020 武漢大學自考專升本 All rights reserved

聲明:本站為武漢大學交流信息網站,敬請考生以權威部門公布的正式信息為準

新利彩票